你的位置:世界金融网 >> 新闻资讯 >> 科技 >> 科技新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航天飞机谢幕 俄宇宙飞船独霸太空

发布: 2011-7-09 03:52 |  作者: test |   来源: 世界金融网 |  查看: 24次

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每90分钟绕地球一圈,是有史以来在太空中组装的最昂贵项目。再过几天,国际空间站就只能靠一条造价不菲的线维系了,而这根线将掌握在美国在航天领域的历史劲敌俄罗斯手中。

Reuters
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准备进行最后一次飞行。
最 后一架美国航天飞机定于周五升空。之后,美国等国将依靠俄罗斯的“老爷”宇宙飞船向造价1,000亿美元的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俄罗斯将独霸载人航天领 域,而紧张局面已经在不断加剧。在俄罗斯人将用“联盟号”(Soyuz)宇宙飞船向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的价格提高近两倍的过程中,其他国家除支付更高的 价格外,别无选择。

欧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局长多丹(Jean-Jacques Dordain)说,我们处境不妙,这还算是委婉的说法,我们犯了一个集体性错误。欧洲航天局是联合管理国际空间站的五个国际机构之一。

“联 盟号”代表了低成本人类太空探索的成功。这种俄罗斯宇宙飞船使用一次性大型火箭进行发射,将宇航员像制导加农炮弹一样运送到绕地轨道上,或从轨道上运回地 球。相反,美国则围绕著有史以来最复杂的飞行器──可重复使用的航天飞机──建立了自己的航天计划。自航天飞机诞生以来,美国已经在上面花费了2,091 亿美元,而整个俄罗斯航天计划目前每年仅花费20亿美元。

俄罗斯航天局Roskosmos新任局长波波夫金(Vladimir Popovkin)上个月对一家俄罗斯报纸说,今天,可重复使用的航天飞机是一种非常昂贵的享受,在经济上实际不可行。俄罗斯航天局官员没有就本文所说话题发表评论。

俄 罗斯在载人航天中的独霸地位不会永远保持下去。如果一切如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的计划,俄罗斯的霸主地位将于2016年结束,NASA希望 届时能够从数种新的商业载人航天器中选择一种使用,目前这些航天器仍在设计之中。NASA正在寻找一种商业航天出租车服务──所用航天器由私营部门设计、 制造和运营,在降低成本的同时加快发展速度。

在美国最后一架航天飞机将要升空,太空竞赛告一段落之际,本图集回顾了太空旅行及美国航天飞机计划的历史。
NASA航天业务副主管William Gerstenmaier说,我们正竭力获得自己的人员运送能力。他还兼任负责管理国际空间站的国际委员会的主席。

自 2004年小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宣布航天飞机计划结束以来,俄罗斯航天局已经八次提高运送美国宇航员去国际空间站的价格。据NASA一项新的审计报告说,根据最新的合约, 到2016年时,“联盟号”上的每个座位将花费NASA 6,300万美元,较2005年上涨175%。

最大幅度的一次涨价将于今年夏季晚些时候生效,届时最后一次航天飞机任务将结束。这就意味着,今年晚些时候,每位美国宇航员乘坐“联盟号”将花费4,340万美元,较上半年涨了57%。

数位美国航天专家说,俄罗斯政府不太可能将目前在向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的独霸地位作为一种外交施压手段,不过,它肯定会获取商业利益。

俄 罗斯人并没有对航天飞机的终结幸灾乐祸。俄罗斯航天局载人计划负责人克拉斯诺夫(Alexei Krasnov)上个月对一家俄罗斯报纸说,就算美国将付钱给我们以使用我们的“联盟号”,放弃航天飞机对俄罗斯来说也没有好处。俄罗斯是国际空间站的一 大支持国,他指出,假如没有航天飞机,国际空间站的修建是不可能的。他说,假如航天飞机继续飞行,对我们会更好,即使是每年只有一次。

国际空间站的设计初衷是作为一个向其他星球发送航天器的平台。不过,这一使命转变成了一个绕地球运行的实验室,对人类和其他生物体在失重环境下的表现进行试验。希望藉此对基本生命功能有更多的了解、发现新的医疗方法和疫苗。在很多试验中,需要由人类进行或参与。

目前为止,NASA已经买下了2016年底前的46个“联盟号”座位,并希望买更多。NASA官员将涨价归因于通货膨胀和生产更多“联盟号”宇宙飞船所需增加的成本。俄罗斯人建造“联盟号”已经有近40年历史。俄罗斯人一直在不断改进“联盟号”,今年将推出一个新的版本。

今年4月份,NASA向美国五家航天公司总计拨款2.693亿美元,用于开发将人类送往国际空间站的系统。

NASA
1963年,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右)在卡纳维拉尔角视察。
专 家说,其中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霍桑市的“空间探索科技公司”(Space Exploration Technologies Corp.)似乎进展地最为深入。该公司承诺建造一个可以重复使用的系统,该系统能以每人最低2,000万美元的成本将七名宇航员送入轨道。这一报价只是 大多数未来人员运送预估成本的一小部分。

空间探索公司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是贝宝(PayPal)和Tesla Motor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说,项目必须要以纳税人愿意支付的价格完成。这意味着NASA能够输送数量多得多的宇航员,其对国际空间站的使用也会更加充分。

Aerospace Corp.进行的一次由NASA赞助的分析则没有那么乐观。Aerospace预测,每一座位的未来运输成本在9,000万美元至1.5亿美元之间。Aerospace Corp.是NASA最有影响力的外部咨询机构之一。

空 间探索公司已经和NASA签署了一份总值16亿美元的合同。从明年开始,前者将利用其名为“龙”的试验宇宙飞船和“隼”号(Falcon)火箭为国际空间 站运送补给物资。今年4月份,NASA再次给该公司拨款7,500万美元,以便为“龙”号宇宙飞船研发一个弹射逃生系统。这一系统对于“龙”号宇宙飞船正 式变成载人运输工具非常重要。

但俄罗斯联邦航天署的官员今年4月警告说,短时间内他们不会允许“龙”号无人宇宙飞船接近国际空间站,也不会允许其在空间站上停靠──直到他们认为飞船安全为止。1997年,因为受到一个货运舱的撞击,俄罗斯和平号(Mir)空间站曾严重受损。

事实上,NASA检察总长上周就警告说,私人公司开发出安全的商用载人系统的时间可能过长,这可能会危及美国对国际空间站的使用。

乔 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空间政策分析家劳德斯登(John Logsdon)说,如果你押注这些公司中一家或多家能够开发出一种成本可负担、可持续使用的载人系统,那么打赌失败的风险仍然很高;目前来看,美国宇航 员只能搭乘俄罗斯的飞船。

事实上,NASA已经行动起来,在俄罗斯载人飞船上为美国宇航员购买了更多座位,以防商业开发继续落后于计划的 风险。目前,NASA已经购买的俄罗斯“联盟”号(Soyuz)飞船的座位只能够用到2016年,而且这样做还要求国会解除对俄技术贸易的法律限制。要购 买更多的“联盟”号座位,NASA还要获得国会的进一步批准。对此NASA正在申请。

虽然票价越来越高,但和NASA的航天飞机的运行成本相比,“联盟
”号飞船的票价相对较低。这主要是因为两种飞行器采用的载人航天的工程法存在根本不同。“联盟”号在很多方面与美国在上世纪60年代使用的“阿波罗”号(Apollo)登月飞船和“土星”号(Saturn)火箭类似。

相比之下,航天飞机就是由宇航员驾驶的可以重复使用的、加了机翼的宇宙飞船,宇航员可以像驾驶滑翔机那样操纵航天飞机脱离轨道着陆。每一架航天飞机含有250多万个零部件,使用的线缆总长达230英里(约合370公里),并可以在极速、极热、极冷、失重和真空环境下飞行。

上世纪70年代,NASA的航天飞机设计师承诺民用载人宇宙飞行能实现廉价、安全、常规三大目标,以成为人类向其它星球航行的起点。按他们的计划,航天飞机每年最多发射50次。

在30年的飞行中,这些航天飞机把50多颗卫星送进了轨道,将超过300万磅(约合1360吨)的货物和来自16个国家的355名人员送入太空。并发射了行星际探测器和包括哈勃太空望远镜(Hubble Space Telescope)在内的一些重要轨道观测仪。

但在实践中,航天飞机项目从未实现常规、可靠或廉价的目标。航天飞机每次发射成本高达15亿美元,而1972年项目启动时,NASA官员承诺的是每次发射成本1,050万美元,总计发射100次。且NASA也从未接近于实现其设计者曾经预测的发射频率。

没 有了可以依赖的航天飞机,NASA管理层匆匆改变了他们运营国际空间站的方式。这些人修改了此前计划的维修方式以及未来10年开展研究的方法。他们计划利 用最后几次航天飞机的飞行建设大型备用零部件的存储站,目前给国际空间站运送物资的俄罗斯、欧洲和日本的无人补给飞船无法装下这些大型备用零部件。

最 后,美国不得不思考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问题:它成功研发出航天飞机,赢得了技术竞赛,但却输掉了这场战争。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空间历史学家罗兰德(Alex Roland)说,可以这么说,尽管俄罗斯的宇宙飞船离不开又大又笨的助推火箭,但其发展轨道始终是正确的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