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世界金融网 >> 新闻资讯 >> 社会 >> 社会法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这名落马部级老虎最特殊 判决罕见提及从严惩处

发布: 2017-9-27 02:33 |  作者: 编辑 |   来源: 世界金融网 |  查看: 0次

9月25日,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原市长黄兴国获刑,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



官方信息显示,黄兴国依法获从轻处罚。

“鉴于黄兴国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不掌握的绝大部分受贿事实,认罪、悔罪;检举揭发他人违纪线索,经查证属实;积极退赃,赃款赃物已全部退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政事儿”(微信ID:xjbzse)统计,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省部级以上官员中,迄今为止已有近90人获刑,其中23人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包括判处死缓、无期徒刑的在内,这90人中,大多数都跟黄兴国一样,依法获从轻处罚。

以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的23人为例,其中,15人均获从轻处罚:苏荣,令计划,卢子跃,金道铭,毛小兵,杜善学,奚晓明,谭力,万庆良,杨振超,武长顺,王保安,陈雪枫,刘志庚等。

上述15人中,武长顺被判处死缓。官方消息显示:鉴于武长顺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并主动交代了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事实,认罪悔罪,积极退赃,有提供线索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的立功表现,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

两个副国级大老虎苏荣、令计划均被判处无期徒刑。“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新华社发布的二人分别获刑的报道中,也出现了“依法可从轻处罚”表述。

苏荣,“鉴于苏荣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

令计划,“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令计划受贿数额特别巨大;非法获取大量国家秘密,犯罪情节严重;滥用职权,造成特别恶劣的社会影响,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但鉴于其案发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有认罪悔罪表现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梳理发现,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的23人中,王珉、白恩培、朱明国、刘铁男、王素毅等人,新华社发布的宣判报道中,未出现“依法可从轻处罚”表述。

5人中,比较特殊的是王珉,判决中出现了“从严惩处”表述。



王珉犯受贿罪、贪污罪、玩忽职守罪。判决显示,其犯的受贿罪、贪污罪,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但是其犯的玩忽职守罪,不仅未获从轻处罚,反而获从重处罚。

众所周知,王珉对辽宁拉票贿选案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判决显示:“王珉玩忽职守,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虽然其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悔罪,但因其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从严惩处”。

其余4人,新华社发布的刘铁男案、王素毅案宣判报道中,均提到二人认罪、悔罪,积极退赃,但是未提及任何“从轻处罚”表述。

白恩培、朱明国的判决中都提到,二人的案件“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但判决中并未出现“依法可从轻处罚”表述。

白恩培,“白恩培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论罪应当判处死刑。鉴于其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同时,根据白恩培的犯罪事实和情节,依据刑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2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朱明国的判决强调,其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均应依法惩处,“鉴于朱明国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罪行,认罪悔罪,积极退赃,涉案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和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对其受贿犯罪,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如何理解上述判决中的特别之处,具有法定和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可是却没有依法从轻处罚呢?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接受“政事儿”(微信ID:xjbzse)采访时表示,判决中“具有法定和酌定从轻处罚情节”,是对犯罪事实的表述,即根据罪犯是否如实供述自己罪行、是否积极退赃、是否认罪悔罪等“指标”,判定罪犯是否符合法定的从轻处罚情形,如果符合,那么判决中通常会出现“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字样,这相当于法院的态度。苏荣案、令计划案等都属于此类情形。

阮齐林对“政事儿”(微信ID:xjbzse)说,司法实践中,如果罪犯的罪行“具有法定和酌定从轻处罚情节”,那么原则上都会获从轻处罚,判决中会出现“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字样。可是,“具有法定和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并不完全等同于“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仍有“例外”等特殊情形。

以“终身监禁第一人”白恩培为例,阮齐林分析说,白恩培受贿金额高达2.4亿余元,另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可谓十八大以来的“最贪虎”。因此,判决中用四个“特别”描述其犯罪事实,“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

判决中强调,论罪,应当判处白恩培死刑,不过,鉴于其具有从轻处罚情节,没有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是判处死缓。但是,死缓与四个“特别”相比,会不会量刑较轻呢?为此,判处中强调,除死缓外,对白恩培同时处以终身监禁,死刑缓期执行2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由此,白恩培虽然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可仍然被处以除死刑立即执行之外的重刑。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