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世界金融网 >> 新闻资讯 >> 新闻 >> 欧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英法风水轮流转

发布: 2017-6-26 12:49 |  作者: 编辑 |   来源: 金融时报 |  查看: 0次

一个由于选举失利而陷入瘫痪的政府;经济低迷;一系列丑陋的恐怖主义袭击;被可怕的大火吞没的伦敦公寓楼。所有这些之间没有明显的联系。但它们造成的影响是逐渐累积的。

一年前,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退欧阵营承诺,一个充满活力的国家将会与一个暮气沉沉的大陆分道扬镳。风水转得真快。承诺的事业——如今受到沉重打击的英国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所称的“全球化的英国”——突然充斥着风险。政治甚至可能让英国退欧变得不可能。

在英吉利海峡的另一边,风向截然不同。如今欧洲大陆各国政府洋溢着乐观情绪。增长加速,民粹主义退潮。上周在巴黎,法国新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领导的共和前进党(La République en marche)完成了最后的组阁工作。该党派两年前还未成立。现在它拥有梅的保守党没有得到的“强大而稳定的”授权。

梅的竞选乏善可陈是因为对欧洲的敌意。而马克龙宣称,更欧洲就意味着更法国。去年夏季,法国还沉浸在惯常的忧郁之中。巴黎现在感觉就像是过去的伦敦。情绪很重要。你在法国可以发现许多左右翼人士质疑总统自封的激进中间派。但你仍有种法国人希望他取得成功的感觉。

一年前,退欧阵营敦促英国选民“夺回控制权”(take back control)。如今,他们遭遇了极大的讽刺。在十多年的危险随波逐流之后,法国看起来主导了自己的命运。而英国现在迷失了方向。梅承诺“英国硬退欧”——竖起障碍阻止欧盟劳动者进入,摆脱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的一切束缚。不确定去年做出退欧决定意味着什么的英国选民,在大选中不愿授权梅当局谈判如此鲁莽的退出。

尽管年轻而且缺乏经验,但马克龙表现得像个总统。法国长期是一个伪装成共和国的君主制国家。入住爱丽舍宫(Elysée Palace)的上两位总统令人失望。我的一位巴黎朋友曾经告诉我,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被拍到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去密会情人之后,从未真正从这场风波中恢复过来。如果他能够控制事态,情况可能截然不同。浮夸的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误将华而不实当作尊贵庄严。马克龙已开始着手恢复总统的尊严。

英国退欧
英国如何避免退欧的灾难?
斯蒂芬斯:保守党政客一向把英国在欧洲的地位视为该党私有财产。只有将国家置于政党之上,才有可能以相对较小代价退欧。

批评者将告诉你,泡沫将会破裂。还记得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以及所有那些空谈吗?的确,对这位39岁总统的期望太高了,他注定会让人失望。但据那些熟悉他的人士表示,马克龙不应被低估。他当然有一定的运气。重要的是,他毫不犹豫地抓住了机遇。

在爱丽舍宫为奥朗德政府工作3年的经历弥补了政治经验的匮乏。马克龙学会了如何使用权力,而且更重要的是,看到了那些敷衍了事者可以如何轻易浪费掉这种权力。他提议的第一批经济改革给出的紧凑时间表——他希望今年9月底以前通过劳动法的自由化改革方案——反映出他坚持主动的决心。

就欧盟的未来而言,重要的是德国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信任马克龙。柏林将会密切关注改革进程,为默克尔提供咨询的“秩序自由主义者”无疑也会希望看到2018年预期预算赤字的下降。否则,法国就会发现自己是欧元区内唯一仍违反“超额赤字”规则的国家。除了此类值得警惕的事情以外,柏林的基本假设是,默克尔终于有了一个能够与之打交道的法国合作伙伴。

有关新的支撑欧元区货币同盟的经济治理架构的不严谨讨论,夸大了各国放弃国家对税收和支出决策控制权的意愿(特别是法国)。然而,如果德国选民支持默克尔在9月的大选中获得第四个任期(也可能是最后一个任期),那么她与马克龙一样,将希望为加深欧洲一体化缔造架构。不管德国人怎么反对,他们知道他们必须付出代价。

当然,英国预计会在外围关注。但在伦敦,没有人真正知道如何开启退欧过程。梅的“A计划”中,一切都被置于将中东欧移民挡在门外之后。如今,她的财政大臣表示,优先任务必须是保护经济。英国内阁的其他人似乎认为,切断与英国邻国的商品和人员流动,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重新说成是为了练习开放。不管怎样,就目前而言,英国议会似乎没有多数人支持诸多退欧版本中的任何一个。或许英国会退出;或许它会取消退欧申请。

我原本以为法国人在享受这场闹剧。过去这几年,盎格鲁-撒克逊人对他们进行过多少次说教啊?然而,马克龙的同胞们似乎更在意重新绘制自己的未来。有人曾描写的黑暗的季节和希望的春天是什么样的来着?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