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世界金融网 >> 新闻资讯 >> 评论 >> 媒体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欧盟拒绝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发布: 2016-6-01 11:06 |  作者: 编辑 |   来源: 金融时报 |  查看: 2次

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已得到80多个国家的“提前承认”,但尚未获得美国、欧盟、日本等主要发达经济体和印度、墨西哥等新兴经济体的认可。最近,谋求 欧盟“按时承认”的努力遭遇坚冰 ―― 5月12日,欧洲议会通过一项非立法性决议,强调中国并非市场经济,欧盟应在反倾销调查中继续执行非标准方式,除非中国符合欧盟认定的市场经济五个标准。 该决议并不具备法律效力,对最终结果的决定作用也尚待观察。然而,两方面因素决定了其重大影响:在欧盟委员会决定之间推出决议,意在表达“民意”并施加先 发制人的影响;压倒性的投票结果(546票赞成、28票反对、77票弃权)也具有结束争议、一锤定音的意味。

这一情况的出现并不意外。今年 1月,左右为难的欧委会宣布将其决定推迟到下半年,其关于共同决策程序的说明显示,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在年底前获得承认实际上是“不可能完成之任务”。从欧 盟内部看,关于此问题的复杂政治博弈涉及不同国家、不同阶层、不同政治主体和不同利益集团,而欧委会的决定必须得到欧盟理事会、所有成员国议会和欧洲议会 的认可。近期,中欧贸易特别是钢铁行业的情况使原本微妙的政治平衡发生了极其不利的变化,其影响也反映关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的公共咨商中。上月,数万 德国钢铁工人举行罢工;而就在欧洲议会辩论之际,门外还聚集了有数百名示威者。从外部看,美国的立场也是一个影响因素。早在去年,美国就赶在欧委会开会之 前“告诫”欧盟,给予市场经济地位的决定无异于单方面解除对中国的贸易防御。受欧洲商业组织委托,一家美国智库对相关决定对欧洲的潜在影响做了不客观的分 析,其结论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以市场经济地位的不合理逻辑为基础,在反倾销调查中以“替代国”计算成本,这对中国而言是极不公正的。这种作 法使中国出口企业更易成为反倾销的对象,更难胜诉,并被征收更高的反倾销税,也对中国出口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WTO的统计数据显 示,2000-2014年间以中国为对象的反倾销措施达到638件,数量占全球的27%,与中国出口占比极不相称;从涉案金额看,情况则更严峻。对欧盟来 说,目前有效的73项反倾销措施中,有56项针对中国,而“非市场经济地位”在其中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在中国入世15年后,这种情况的持 续显然是不合理的,然而问题是是否“合法”?依据《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的规定,中方持“自动获得论”,认为2016年12月11日后,中国 将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相反,持“国内决定论”的国家则认为其自身立法或政治决定是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基础,而这又影响反倾销的具体作法。

在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过程中,个别谈判方为中国量身定制了几条有悖于WTO原则和宗旨、具有歧视性和限制性的特殊条款。其中,市场经济地位问题的“后遗症” 一直持续,成为中国在贸易领域的“软肋”;而《入世议定书》第15条中嵌入的模糊条款如同“特洛伊木马”为今日的纷争埋下了伏笔。该条款在文字陈述上将 “市场经济地位”概念和“替代国”作法分开,同时也混淆了国内立法和国际协定的界限。按照该条款,“替代国”作法在中国入世15年后必须终止,但市场经济 地位则语焉不详。值得注意的是,基于国内立法对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定又可能被作为延续“替代国”作法的依据,虽然其多边法律基础已不复存在。

很 多人无视多边贸易体制公正性、非歧视性和可预见性的原则,将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作为防范中国出口的“最后一道防线”。欧洲议会的决议显示,欧美之间和欧盟内 部在此问题上的分歧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主要发达经济体的态度也明显趋同。欧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其正在执行的反倾销措施覆盖从中国进口总量的约 1.4%;虽然比重看似不高,但真实的贸易阻滞和扭曲却远不止于此,而欧盟立场的长远影响和示范效应也不容低估。在12日的决议中,欧洲议会呼吁与欧盟主 要贸易伙伴在G7和G20峰会等场合协调立场,以防止任何“单边”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待遇的情况出现。如果之前一些相互矛盾的信号反映了欧盟在此问题上的防 御心态的话,那么这样的表态则展现了其进攻姿态。可以想象,今年9月的杭州G20峰会上,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将成为一个热点问题。

随着主要发 达经济体立场日渐清晰,WTO争端解决机制将成为重要选项。问题是,在诉诸耗时冗长、非赢即输的法律手段之间还有没有妥协空间,还有没有牌可打、戏好唱? 面对欧洲议会的决议,中国会采取更积极主动、针锋相对的措施。各种场合(双边、多边)、不同主体(政府、立法机关、行业代表、媒体)、不同层级(峰会、工 作会晤)的沟通对澄清在相关问题上的普遍误解非常必要。在经济外交和政治博弈方面,中方在对欧投资等方面的“筹码”也还是有的,只是在目前的政经环境下其 效力未知。更重要的是,应尽快谋求通过法律手段在多边层面解决终止“替代国”作法的问题。这方面,短期、一次性方案之外,也须做好长期、个案处理的准备。 无论如何,在12月11日之后仍然延用“替代国”作法将有悖于WTO规则,上诉机构在中国诉欧盟钢铁紧固件反倾销措施案中对此已有说法。显然,在多边层面 终止“替代国”作法的继续实施是关键,而关于“市场经济地位”的名实之争则可能演变为双边层面的一个长期问题。

从大背景看,目前全球贸易所 处的困难时期加剧了保护主义倾向。欧洲议会的决议及其对“贸易防御机制”的强调有短期经济、贸易和就业形势的影响,也反映了全球化退潮背景下的民意和政策 动向。对积极谋求开放发展的中国而言,保护主义抬头和全球化逆流甚堪忧虑。从钢铁等行业的国内国际关联看,中国正在进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影响将是建设 性的,也是全球性的。

TAG: 墨西哥 市场经济 成员国 经济体 钢铁行业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